企业新闻

走进巨余,拥抱健康,传播大爱,品质第一,诚信为本,
愿巨余产品普惠大众健康!

首页 > 新闻动态 > 企业新闻

《中国访谈·世界对话》陈巨余爵士/教授专访

2022-12-06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也体现一个国家的创造力和综合实力。其中生物科学对于人类的贡献和影响力是非常深远的。
本期节目邀请的是在国内国外生物科学界领军的人物,协合集团创始人陈巨余先生。
中国网:你好!欢迎收看《中国访谈·世界对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当然科学技术也体现一个国家的创造力和综合实力。那么现代人每当说起生物技术来,可能大家现在在脑海当中停留的还是知道,但是不够清楚。不过,生物科学对于人类的贡献和影响力却是深远的。
今天我们《中国访谈》节目也是特意邀请了一位在国内国外生物科学界领军的人物,当然他的协合集团也是创造了屡屡的佳绩。今天我们请来的就是协合集团的创始人陈巨余先生。你好!陈先生。


陈巨余:主持人好!各位嘉宾,大家好!

中国网:陈先生,很欢迎您来到我们的节目当中做客。其实就像我们刚开始说的一样,很多人说起这个生物科学,大多数人停留在知道但不是很清楚的这样一种情况。那到底什么是生物科学呢?咱们浅显来说是什么呢?
陈巨余:生物工程这门科学,我是1988年下海的。当时《中国科技报》有这样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高科技就是微电子、新材料、新能源、生物。”二十一世纪是生物世纪,那么生物世纪呢,过去像咱大家知道的,微电子走向了家庭,生物工程的产品现在也走向了家庭,包括我们日常用的这些,有很多是生物产品,对人的基因组合都是生物。破解基因,包括怎么让这些基因有个正确的解释,通过科学的方法,未来我们每个人,甚至每个家庭,都会得到好处,这就是生物工程。

中国网:简单来说就是这样一种解释。
陈巨余:对。

中国网:那我们知道,您是从1988年开始从事生物科学方面的研究,而且陈先生作为第一批恢复高考时候参加高考的考生,您选择的专业也是与它相关的。
陈巨余:对,我是学生物毕业的,所以我感觉到生物工程在前20年我们国家跟最发达的国家,就像美国,只相差3到5年。可是咱们微电子、新材料、新能源、激光这要和国外差20到30年。当然我们这十几年来国家的高速发展,使得我们的微电子,包括新能源、新材料得到了发展。但是这些大部分都是国外发明的专利,所以我们生物工程跟国外的距离仅次于美国,就像我们协合集团在九几年我们申请了二十几个发明专利,这就领先了前面。

中国网:这能说明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呢?
陈巨余:说明一个国家的实力,一个企业的实力,所以专利是代表一个象征。那么你搞产品再好,为什么现在我们有很多的产品进入不了美国?就是这些产品基本都是人家国外发明的专利。

 
中国网:其实对于生物科学来说,大家可能熟知的有很多生物科学提供给我们的便利和贡献,在这里您也给我们大家来一一展现一下,把主要的这些展现一下,让我们大家对它有一个更加直观的了解。
陈巨余:是的。生物工程现在走向家庭,就像我们基因检测,现在我们人有3万多个基因,像咱们深圳的华大基因检测,破解基因的密码,这个已经世界上,包括我们中国也参加了基因组学的研究。现在我们协合主要是从事免疫,包括人的基因片段出现的问题,

咱们举例子,就像2003年咱们的SARS病,SARS病它是一个病毒,病毒的病是由于基因片段出现问题,而不是细菌。当今世界有很多的病,甚至你像我们的感冒,有很多是由于你的病毒引起的,而不是细菌引起的。细菌引起的抗生素对它有效,为什么现在有人一有感冒了就上医院?其实这极其错误,必须从根本上解决病毒的问题,那就是高科技的产品生物工程用在我们的具体的,像感冒就用到了,包括咱们的癌症、艾滋病、乙肝,还有肺结核,这都是病毒引起的疾病。

中国网:您说的这些,不管是从感冒根本上来解决,还是提到的刚才说的一些疑难杂症,像艾滋病、结核等等,这些可能被我们列为乙级传染的疾病。对于这类型的疾病来说,或者是更多类型的疾病来说,我们说生物科学它的研究领域已经能够达到触及这个来解决问题了。可是一说起生物科学,大家的理解就是,好像很高端,离我们百姓很远。那我们的协合集团在这方面主要做哪些事情呢?
陈巨余:由于我们各个细胞出现的问题,就是我们每一个人,咱们的肌体器官是由器官组成的,器官是由组织组成,组织是由细胞组成。那么细胞组成呢,这就有好细胞,有坏细胞,包括我们人的正常的,我们白细胞、血小板CD3、CD4、57、58,这些都是指标,像血项指标有很多都是我们每个人必须研究细胞,表面现象像有人得病,咱们说像你感冒,是由于你的免疫功能,细胞不健康,得了肿瘤呢,肿瘤潜伏期是20年到30年,所以你现在肿瘤发现了,一般都是晚期、中晚期,在以前事实上就埋下了我们正常人每个人每一天都有3000到6000个癌细胞形成,由于你的免疫细胞健康,各种免疫指标强,你自然就杀死了,或者是这些指标……

中国网:能够代谢掉。
陈巨余:代谢,就不让它再继续地去蔓延。所以我们正常,你要跟细菌,还有细胞,就是不正常的,那只能跟它同样的,全部杀死那是不可能的。

中国网:我们协合集团刚刚也提到了,在很多领域都有深入的研究,比方说我们现在都研究出了什么样的科研成果了呢?
陈巨余:我们25年科研成果累累,主要要感谢我们这些专家,其中我们现在有12个院士,从国外回来3个。像昨天我去参加科学院拜访这几个院士,其中有咱们香港中文大学的孔祥复院士,他就是搞病毒的,他是从美国的干扰素开始,我们超级抗原对乙肝这块非常有作用,他领导这个课题。其中我们超级抗原关于肿瘤的药现在是刘昌孝院士,大家都知道,天津药物所的,他来主持、来研究,在1988年我们开始研究,1999年批准了我们一个治肿瘤的药,叫高聚生。现在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在2008年又搞了基因工程,基因工程就是列入了国家火炬计划,现在又列入了国家“十一五”、“十二五”的国家重大专项项目。

中国网:那我们都知道,其实除了刚才陈先生说的这些之外呢,协合集团也是在生物科学领域有着更加深入的探索,比如说在神州七号、神州八号、神州九号等宇宙飞船上,咱们承载的太空种子实验,这就是一个探索,一个新的研究项目。那这个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陈巨余:大家都知道,我国的航空事业、航空科学现在发展非常快。

中国网:对。
陈巨余:在前三四十年,美国和俄国是太空的,包括育种,包括带东西,现在咱们都知道,紫杉醇就是美国人家带到空中回来育种,现在紫杉醇就是红豆杉里提炼的,现在知道世界治肿瘤的是首选的药,这都是太空育种的结果。

我们国家由于我们的项目走在前沿,菌株、超级抗原的菌种,还有我们带了很多的种子,连续神七、神八、神九、神十,我们超级抗原的种子连续四次搭载,这在我们国内也是首创。况且这些项目,我知道神八审查的时候,全国报了1万多个项目,最后选下来就剩了124个,其中有我们的菌株5个,所以就说明我们这都是由院士和专家,和中国航空协会推荐的,所以没有这些专家推荐,我们是上不去的,也体现了我们协合的这些种子确实给人类带来了福音,什么福音呢?

我们回来之后进行研究,通过空间、真空,还有交变磁场,还有宇宙射线,再加上我们强烈的温度之差,使得这个菌株、这个种子在地面30年才能达到这个效果的,才能够起到这种,现在能提前,那么提前呢,有的当然经过诱变之后,它确实变异了,或者是不好,那么筛掉,我们筛选优良的种子。

咱们大家现在有很多的,我们的种子都在食品当中用,有的也是太空育种回来的。所以我们现在在这方面应该把这些好的种子用在实际当中去,做成药。

中国网:这样的种子,比如说刚才您提到这个西兰花就曾经有过这样一段经历,那我们人类在吃到从太空当中育种回来的西兰花或其他的蔬菜的时候,会有什么不一样呢?和以前。
陈巨余:它主要是,它这里面,一个是它的颜色,还有它的表达量,还有它的活性都增加之后,特别疗效照原来能够提高40%左右的疗效,这样东西就好了,质量提高了。

中国网:对,我们这也是只是说到从食品的角度。
陈巨余:对。

中国网:其实其他的物品、药品还是有的。
陈巨余:是的。做成药品呢,那就是更有作用了,像菌株,我们的超级抗原的菌株,经过诱变之后,到空中回来,它的表达量,它的正能量,它就体现了,这些活性都提高了。

中国网:其实这也是伴随着我国的科研水平,包括航天航空事业的不断发展,对于生物科学来说也是非常利好的一件事情。
陈巨余:是的。

中国网:说起这个来,刚才陈先生提到了,我国的生物科学在世界处于的位置还是比较领先的。
陈巨余:对。

中国网:那您能帮我们从整体概况上来说一下世界现在生物科学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研究。
陈巨余:我们国家生物工程按照牌位仅次于美国,我感觉到像我们搞这个东西,在美国来说它得落后我们3到5年。其他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搞了25年,从事生物工程,1989年我们开始研发,世界理论搞得最好的是瑞士的伦德大学,他们是1989年,他们一开始就搞基因工程,基因工程就是搞一两个,搞融合蛋白,他们搞融合蛋白呢,走了一个极端,他就说最纯,然后感觉效果最好,搞来搞去呢,他现在刚刚上二期临川,他白细胞不但没降低,他是降低不是提高,发烧率占76%,所以他们到目前为止还在研究。所以17个超级抗原的种类,我们占的是,别的都是在实验室,昨天我查了查,世界超级抗原关于治肿瘤提高免疫的能有4700多篇论文,但是他们现在呢,全世界搞超级抗原的都在研究实验室当中,最发达的就是美国和伦德大学,他们最后要把融合蛋白,就是一个长度是A和B来结合搞融合蛋白,到现阶段刚刚上二期临床。

我们国家,我们刚开始没搞那么纯,刚开始是搞的发酵,然后提纯,1989年开始搞,经过一期、二期、三期、四期临床,我们1999年批了国家准字号的药物,现在我们全国有1000多个医院用我们的药,这就证明我们中国已经转为产业化,并且我们现在把它向世界上我们要推展。所以我们超级抗原毫不客气地说,在这方面我们要领先最发达的国家,像美国,领先他们三到五年。

中国网:说起这个肿瘤来,它也是癌症之一了,而且是比较可怕,很多人都认为得了肿瘤、得了癌症之后,它属于不治之症。当然到现在因为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也有了新的药物来预防甚至治疗这种疾病,比如说刚才您提到这个,它是在哪些方面对肿瘤、对癌症起着效果的呢?
陈巨余:现在大家一提到肿瘤都是。

中国网:谈之色变。
陈巨余:谈之色变,害怕。实际上我最近看了一个资料,以前美国报道,现阶段报道的,我感觉到他们报道的,说肿瘤是60%是吓死的,20%是过度治疗治死的,那20%是靠的一个正确的心态,还有科学方法。

所以我们现在设备先进了,医院三甲的单位也多了,为什么我们世界上的治愈率又降低了?这就体现了治疗方法不对,心态不对。所以现在你看很多国外的论文已经有了,中国的论文,有些院士也提出来了,是由于过度的放化疗引起白细胞加速它的增长,使得我们正常细胞那就全部的被它破坏。美国哈佛大学鲍格尔教授有这样一句话,他是这么说的,人类80%的疾病都与免疫系统退下、低下有关,80%的疾病,肿瘤更是那样,艾滋病是免疫综合症,就是缺陷症。

现在我们世界的大药厂这些都被美国甚至欧洲国家来控制了,关于生物工程,包括咱们的中草药这些,在国际上中草药他不承认治疗肿瘤,这很可怕。

中国网:为什么不承认呢?
陈巨余:我们的中草药,中华民族的传统中草药确实是很好,现在当前之所以不承认,感觉到人家不承认呢,一,我们的提纯不够,科学含量不够。第二个,我们感觉到现在的农药残留量,重金属超标,细菌这个好解决,就是这两个是很大的难点。所以我们国家的中药,现在一到国外,包括我们出口出不去,主要是农药残留量和重金属超标。

中国网:这也是中药走不出去的一个根结所在了。
陈巨余:对。所以我们是搞中药提纯的,我们是国家发改委在前10年,我们和沈阳药科大学批了我们中药的150种提纯的技术,所以我们提了之后,我们发觉到在市场上,包括我们在咱们种子,就是药材市场买的这些东西一提纯,那确实是没有,哎呀,很多的指标达不到。

中国网:对,提纯这个本身就应该经过很复杂的一个科学的过程。包括您说重金属超标,它也是与整个的大环境是相关的。
陈巨余:是的。大环境决定了我们有些种植的,化肥,农药,这些东西,有的杀虫,有的搁敌敌畏,有的搁这个搁那个杀虫,所以就造成了很多的植物它的农药残留量和重金属超标。前阶段我看中央电台播送,珠江三角洲有很多的地带重金属超标已经占了15%左右。按照改造土壤的话,要费10年或者更以上的时间。第二,要花出的代价,每亩地要拿出20万左右的钱才能改造好,那还有个时间问题。所以我们现在农业的农药残留量这一块,是土质就解决不了,所以这就造成了我们这些产品。所以我们搞研究的人员基本都是到自然,或者我们自己种的。就像我给你举的例子,西兰花,我们现在西兰花就是要找一些什么,不能从有些大棚里,大棚里种的原来就有农药残留量,现在我们是无土栽培,然后提供的种子,提供的技术,提供的有机化肥,有机科学的肥料,这样呢,从这边种出来的东西,提出来的萝卜硫素,把它做成产品,就像食品,我们大家你要查查网站上都知道,西兰花它的功能,萝卜硫素治肿瘤、糖尿病,另外我们的眼睛,对眼睛这都非常好。

中国网:那对于我们协合集团研究出来的,比如说包括针对肿瘤、针对艾滋病等等这些药物来说,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是非常大的。通过一些事例能够证明,我知道您也获得了很多荣誉,包括公爵上的称谓,也是在国内实属少见的。这个究竟是怎样一个故事呢?我想里面应该是会有一个故事的,因为国外对于您还有您的协合集团的认可是非常高的。
陈巨余:我是25年孜孜不倦地就研究生物,什么地产,还有一些其他生意都没有吸引我,为什么呢?因为我学生物的。另外我感觉我们这个超级抗原它在理论上,国际上是站住脚的。最近这几年我们大学的教科书都已经有超级抗原这个概念了。所以什么叫超级抗原呢?超级抗原就跟其他的抗原不一样,所谓超级抗原有四大特点:第一个特点就是它有特别独特的作用机制,它不和别的结合,它直接就杀肿瘤细胞,另外再次刺激,产生细胞因子,保证白介素2、4、8,肿瘤坏死因子,集落刺激因子,把这些细胞因子提高,再去杀肿瘤细胞,这个作用机制比较独特。第二个就是微量,微量到什么程度呢?我们是纳克级,什么叫纳克级呢?咱们大家知道,毫克、微克,微克下面是纳克,我们根本就看不着,就是纳克级的。第三个,它的作用范围非常广,作用范围呢,它的刺激力度就能够是我们一般抗原,像刘昌孝在他的论文都讲了,刘昌孝院士他讲了,像我们的一般抗原,就是灵芝、人参、当归,包括中药的,还有我们有一些产品,那都是叫一般抗原。所以超级抗原刺激力度要是它的2000到5万倍。你看,一个是纳克级,它的量非常小,刺激力度。第四大特点,它毒性非常小。

中国网:您说这已经到了纳克级,那让我们不得不会有两个问题疑问,就是第一,它吸收起来是不是能够吸收的特别的好?第二就是它会不会具有排他性,其他的药物,其他的东西会无效?
陈巨余:对,你问得很好。所以我们很多的产品,为什么有的用了很多最后效果不好?咱们举例子,我们说西药那么好,它就是分子量非常小,有的是钛类和氨基酸。我们现在吃的蛋白质大部分都是经过粪便排泄出去,不能吸收。我们是纳克级,另外分子量非常小,所以这样就构成了吸收非常好,另外不破坏任何的其他的脏器。所以我们的中药有的用多了有毒性,有胃肠反应,包括什么。我们在美国做成喷雾的,把它做成小钛类,把氨基酸做成小钛,小钛一般我们就在1000之内的小钛,这样的小钛让它吸收,通过口腔黏膜吸收,它就更好了,不破坏我们正常的。

中国网:我们的陈巨余先生,包括我们的协合集团,在这么多年的发展过程当中不忘回馈社会,做了很多的帮助社会上面的一些事情,例如说您帮助白血病的孩子,帮助一些残疾人,甚至帮助一些下岗职工再就业等等。那在这个过程当中,很多人都是受益的。
陈巨余:我从1988年下海,原来我是当局长出身的,也是一个区长的候选人,所以1988年学习邓小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100年不变,所以才使得我决心,那时候我40岁,所以我就决定下海。下海我自己立下这样的誓言,第一就要靠智慧能力赚钱,赚了钱三个合理,第一个合理要家庭幸福,第二个我的责任是应该带领我们的员工不断地叫他们增加收入,第三个就是要对社会不断地回报,那回报呢,我第一年下海给我们辽大奖学金1万,1万块钱,其中有很多的老师和学生拿到100或者几百,他们流下了热泪,我从那开始我就做善事。企业呢,我感觉到我有三个感恩,第一感恩,我是一个农民出身的孩子,念了大学,然后当上干部,现在要发展民营企业,使得我呢,全是党的政策,包括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第二个就是由于我们的股东,我们的员工努力。第三个就是社会各界,包括你们新闻界,我们到哪儿一般的新闻界采访我比较多,但是一般我比较低调。像我做善事,在2007年我和中央电台,我们搞了一年我们资助1000万的白血病小孩的药,现在受益者呢,你像江西萍乡市他们市委秘书长写的资料,还有建昌县的艾滋病,现阶段一季度我们要拉去一汽车的药、产品,包括保健品,给这些艾滋病人,那都是以前输血造成的。现在回复来的消息非常好,这些数据我们报告了我们国外的上市公司,在南非我们批了预防癌症、预防艾滋病的。说起艾滋病的事儿呢,并不可怕,能够增加CD4指标,免疫指标,当然病毒是靠西药了。但是增加CD4指标,我们就这一项被国家批了火炬计划。所以现在我们做善事做到南非,是在2008年马里总统杜尔,他用一个专车,我资助300万块钱的艾滋病的药,我们的针剂、我们的产品所以在非洲传开。现在非洲批完之后,53个国家政府采购我们预防癌症、预防艾滋病的这些产品。

中国网:同样您在回馈社会的同时,其实也得到社会上所有人对您以及协合集团的一个认可。那我们都知道,其实国外授予的这个公爵职务就是对您还有您的企业的一个特别大的肯定了。
陈巨余:是的。我2005年呢,圣约翰爵士世界的慈善组织已经1000年了,他授予我爵士,2007年授予我是大司令一级,2011年授予我总司令。这一次德国这个组织,我在2012年授予圣约翰的伯爵,今年7月28日授予我公爵,是德国王子,副王子,就因为我在世界做公共的慈善事。现在在中国我主要定向资助两部分人,一部分就是艾滋病,15岁以下家庭贫困的,包括你确诊是白血病的。今天也是个机会,也可以通过咱们《中国访谈》有这样的人。

中国网:可以联系到我们集团。
陈巨余:可以联系,我们免费提供产品,因为我们是搞癌症药的,白血病也是一种肿瘤嘛。所以我看到白血病的小孩,一般我见到要给一个疗程药,给1000块钱,我感觉到他们感觉到生在人世之间,生来之后我们就感动,有的几岁就被化疗化得,我在江西全国走了很多地方,现在白血病的小孩,特别咱们以江西萍乡市市委秘书长他做过调研,就是我们这6年,用我们的药的90%多都活着,其中有两个不坚定的,白给他。

中国网:他没有吃。
陈巨余:他去花钱买别的中药,都没了,这多么残酷。现在我供的这些大学生已经有几个都是上了大学,今年过春节的时候,其中这些小孩有的念初中、高中,甚至念到大学,给我来电话,我感觉今年春节过得非常愉快。

中国网:其实等于说您在帮助别人的同时自己也获得了快乐。
陈巨余:对。按照我这个年龄,包括我的事业,我感觉到,有很多人说你图的什么,一天这么累。

中国网:对。
陈巨余:我是这么理解的,一天我把这个工作,我认为是一种享受。我实行“三乐”,第一乐我就感觉到要知足者常乐,包括能够到处走,我是自己一般都走步,虽然我有奔驰车,一般晚间回去都是我自己搭的士走,有的人不理解,但是从我的角度,我感觉到你说叫他去接你,还得给他加班费,还得是……

中国网:耽误他的时间。
陈巨余:要耽误事儿,人家还要上班,一般过年过节我都不会用我的司机,这是第一乐。第二乐呢,助人为乐,能帮谁就帮谁,现在我自己立志每一天要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假如这一天实在没有事情,我就搭的士,你像一打的,我说两块、三块,甚至几块我不要了,他很高兴,谢谢,谢谢,谢谢,我感觉很自乐。因为一块、几块钱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但是培养这种爱心,使得我。第三乐自得其乐,所谓自得其乐呢,我把每个过程都认为是一种享受,假如当你失败的时候也是一种乐,为啥呢?不可能你都成功,做生意也不可能都是你赚钱,你说咱们不是图钱,也不要求荣誉,我就感觉到。按照奖励这块,我是当过辽宁省15年省政协委员,我现在仍然是中国大战略常务副会长,是工商联的资质会员,我和唐万里,原来是咱们经济委员,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中国做慈善的在前6年,刘延东发了我“中国光彩事业促进奖”,国外两大慈善组织授予我总司令,还有公爵,这些荣誉来说,对我已经不是我图的这个,是我现在更应该把自己的事做好,就是说继续做善事。我现在要做三个“三分之一”,第一个三分之一要把我们超级抗原的项目,包括基因工程、中药提纯继续做下去,下一步我要继续做下去。第二个三分之一要做公益事业,就把公益事业作为我日常工作的一种纳入。第三个要做一些慈善事业,公共事业就是兼了很多职嘛,要做一些工作。第三个就是做善事,做善事呢,经常要举行一些活动,做一些善事,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帮助他自己也得到了幸福,我就感觉这些我以后定位定三个“三分之一”。

中国网:“十二五”规划生物科学也是被重点提及的,中国的生物科学应该说要想进一步地发展,该有什么样的作为呢?
陈巨余:中国生物工程,像我们被评为国家的“十二五”重大课题,我感觉到是对我们的项目的一个承认,也标志着是对我们的科学,我们在研究过程当中这些科学家的贡献的肯定。我们“十二五”,我跟大家简单说一下,“十一五”的时候,我们国家未来药发展大约那时候列上的有97个项目,到“十二五”筛选就剩了20个,我看了其中有清华、北大,还有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一般的都是试剂比较多,唯有我们这个药是基因工程,是未来发展西药,它领先于世界。什么叫我们国家的“十二五”重大?必须是有发明专利的,是独特的,世界上没有的。

中国网:说起对生物科学,对科学的这种精神,那我想没有人能够比得上您,因为从1988年到现在现在25年的时间,您一直在坚持着这种科学的精神。那您觉得您是如何理解这种科学精神的?在您的信仰当中。
陈巨余:也可能我现在搞这个搞迷了似的,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搞这个超级抗原,我感觉我这一辈子搞都是搞不完的,甚至我现在动员国内外的,现在我们国内的有院士这么多,我现在正在联系美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我的理想是要培养超级抗原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什么意思呢?诺贝尔奖都是被美国、他们欧洲国家控制的这种奖励,他们必须是美籍,或者是美籍中籍咱们华人,你看,钱学森他的儿子是华裔,被评上了诺贝尔奖。但是我们中国没有,我们中国有这么多的院士,有这么多的科学家还一个没评上。

我听说最近咱们国家要有100名的候选人作为培养诺贝尔奖的候选人,我感觉到我们超级抗原这个理论是我们真正的,理论是世界定的,但是就我们的项目,我们要培养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这是我的志向。当然我是做不到了,我是华人,但是我可以跟我们合作的,我通过这些世界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推举出来,就是把超级抗原进一步推向世界。

第二个,就是我们现在我知道美国的生物工程,咱们举个例子,咱们知道干扰素,美国是干扰素,白介素,不是2、4、8,美国已经搞到白介素18,18和当中抗体相结合,叫生物导弹,就是靶向药物药物,他们搞这个。我们现在已经搞完了,就是我们一般的,就是所谓生物呢,靶向药物就是运输药物进入体内,这个科学国内外,咱们国内也解决了。但是弹头一般的,前面装的一般都是同位素,都是国外的,美国的,像他们进来,有的一支3万、5万的,咱们中国人成为他们的临床,那确实是有一定作用,但是它与我们家的超级抗原,我们根本不是西药,我们就是生物的,这个微小的量就能达到这些目的。现在我们从靶向药物,我们已经搞了实验,初步实验已经有了结论,第一对乳腺肿瘤、乳腺癌,第二个用前列腺癌,还有肺癌、肝癌,

这四个。得需要大批的资金来投入,作为我们被列入国家火炬计划之后,以后我们在境外35年的保健品经销权被美国一个上市公司他们包走了。我们国内呢,也要把我们超级抗原要上市,所以有大量的资金在生物这方面我们大量的投入。现在我们要加快“十二五”的进程,把它尽快转为产业化。

中国网:那对于生物科学来说,您对生物科学,对于人类未来的一个展望是怎样的呢?
陈巨余:未来我的想法,第一要把咱们超级抗原的产品尽快地开发一个新的药,在靶向和药物,这是我的志向。第二个志向,就把这个产品,把蛋白质工程搞成咱们小钛类,搞成氨基酸,这样以食品来问世。因为大家都知道,氨基酸食品都可以,小钛类可以进入食品。第三个就是从农业抓起,因为我们是搞中药提纯的,提纯的东西呢,我们做成一般的小分子量比较小的这样的钛类的产品,更好吸收,让人更没有毒性。第四个,我就想做噬菌体项目,噬菌体项目,刚才我讲它就是专门吃这些细菌的。我们建立1000个噬菌体库,现在我们这个实验已经用在牛的乳腺炎上,牛的乳腺炎已经成功了,什么意思呢?我们现在牛的乳腺炎,按照现在一般常规的,它得了乳腺炎之后,它都用抗生素。现在按照规定是不允许的,你得了乳腺炎用抗生素必须7天之内挤出的奶全部作废。

中国网:不能用。
陈巨余:但是现在真能全部作废呢?这我没去调查,一两天作废了,那后来怎么办?所以这样我们所谓现在的奶有很多,我不是给乳业说问题,就是很多的抗生素在这里掺杂着,所以我们用噬菌体,用3斤到4斤就把这个解决。得乳腺炎不但这几个细菌占80%左右,一个是大肠杆菌,一个是链葡萄球菌,一个是金黄色葡萄球菌,一个是绿脓杆菌,这四个细菌它感染占了80%的细菌。我们给它融合一个噬菌体,一个产品,就解决牛的乳腺炎的问题。这就是说从农业抓起,从咱们动物抓起。现在我们做成我们的饲料,就是咱们的小钛的饲料。我们现在的食品,你像鱼、鸡、鸭、鹅,很多的食品都用抗生素,大量的80%的抗生素用在动物上。所以我们要减少用抗生素这种机遇,自然这些食物,包括这些动物,才能对我们人体能够解决问题。所以你必须从一个生产链,一个产业链上解决,这不是我一个人能解决的。所以我们号召社会各界要从农业的绿色抓起,从动物抓起,解决滥用抗生素的问题,再从人抓起,滥用抗生素。把超级抗原我们微小的东西用在我们食品上,我们做成钛类食品上,让世界人,我的志向真能用上,是免疫之王,能平均把人类的寿命延长8到10年这并不是梦。

中国网:当然我们也希望这个梦想能够早日实现。我们通过和陈先生的对话能够了解到,实际上无论是陈先生还是协合集团,他的发展都离不开性格和信仰。在此,我们也是非常感谢陈先生能够做客我们的节目,我们也希望协合集团它所做的事情能够引领世界科学潮流,能够为更多的人类做贡献。

换一组

推荐阅读

返回列表

加入我们

JOIN US

  • 神七太空育种获

    重大突破

  • 神八遨寰宇

    扬我国威

  • 神九开中药标准品太空

    育种先河

  • 神十扬国威协合

      铸奇迹  

加入我们
微信新浪微博QQ好友QQ空间